7:20又怎樣?

如果一直就這樣記得一個人,如果一輩子也忘不了那個人,那又如何?睜開眼睛后,正眼瞧見時鐘的第一個時間是早晨7時20分,在擠滿人群的道路上。傍晚回家的路上,偶然抬頭一看,正前方某座建筑上的時鐘顯現的,仍然是7時20分。我是極度迷信命運的,不斷在為自己找借口,為的就是不想放手·不要放手。其實放不放手早由不得自己,畢竟緊握的只是拳頭,他手心的溫暖早已冷卻。夜里決定再次學習放棄,他又悄然出現在手機屏幕上。如果相識的兩人只剩下相遇的故事就再沒有別的可說了,大概也就沒什么好說了,縱使他仍喚着對自己的昵稱。什么都不曾發生的世界是個怎樣的世界?沒有他的現在還應該有過怎樣的過去?無法想象,卻不得不去嘗試想象;也只有那樣才能逐漸有些改變的可能性。但會不會是自己又一次以為會忘記他的假象?是連學會忘記都覺得累了啊… …滿腦子盡是記起他的一切。那個沒有他的記憶,那樣的命運,什么時候,要待什么時候才出現?好想他、好想他,雖然連見他的勇氣都沒有了,卻無時無刻不在想着要見他。… …如果就這樣一直、一直懦弱下去,又怎樣?7月22日的早晨7:20,發現毋須忘記忘不了的他,同時決定不再記得記不起來的他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