戀人絮語

羅蘭.巴特晚年的作品,解构哲學的代表之一,卻讓自己讀了后有些解脫,卻又陷溺其中。如果從開始到最后,每一個細節中的以為情不自禁而后情何以堪都能如斯解讀,那當時的笑,還有淚又算什么?我獨自思量。…

“只要我在一閃念間感到對方有如一個毫無生气的物体,就像一個標本,我的情侶也就被勾銷了,對他的欲望也隨之回复到我的欲望本身…(至少我是這樣想的,我很高興能貶低對方來抬高自己);…假如有一天我得下決心放棄對象,那讓我感到特別難受的是想象的喪失,而不是其他東西。那曾經是一個多么珍貴的結构,我傷心的是愛情的失落,而不是他或她。”[我以為可以這么做,卻常常因此讓自己陷得更深,完全屈就于自己單純地想要付出的情怀之中。或許令我難過的真的只是感情的消失,怀疑它從來不曾來過,但難道真的里面一絲一毫都于他無關嗎?]

“‘我在戀愛著?-是的,因為我在等待著。’而對方從不等待。有時候我想進入一個無所待的角色;我讓我自己圍著別的什么事忙碌,我故意遲到;但在這种游戲里我總輸,不管幹什么,我還在老地方,什么事也沒幹。十分准時,甚至提前。戀人的角色便是:我是等待的一方。”[我想過离開,認真想過無數回,回回終究要回到原點,佇立似乎已經是自己的姿勢,再無法拔腿遷徙;而也因此相信,這种守候就是感情真實存在的證明,即使只是我自己的感情。起碼,它真實得毋庸置疑。]

“我想讓你知道我對你瞞著什么,這就是我必須解決的一個難以把握的悖論-我必須同時讓他知道又不讓他知道-我要讓你知道我不想流露我的感情-而這正是我要傳達給對方的訊息。”[愈是嘗試隱瞞、遮掩,愈發明顯,一發不可收拾。]

“所謂心,我以為就是我奉獻的東西。維特覺得,當這奉獻被退回時,當他舍棄了別人借予他而他自己又不想要的頭腦時,他就只剩下一顆心了。…因為事實上我保留的這顆心非比尋常,那是顆沉重的心;因奉獻被回絕而沉重,仿佛一股回流的‘心’填滿了我的心(只有戀人和孩子才有沉重的心)。”[這顆沉重的心迄今歷經數百個日子,重量依舊。]

解构完成;解剖完畢。結論?是更理智,也更感性;吊詭得真實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